回上頁

 

《誤會》 張寧寧 - 中五丁

今天我被人誤會了,那種感覺令我不能忘懷,事情是這樣的:
今天一大早,耀目的陽光躍進了我的眼簾,我呼吸著那清新的空氣,感受著那沁人心脾的涼風,迎接著一年一度的學校水運會。剛踏進大環山游泳池,周遭便響起了一片招呼聲,空氣沒有半點的異樣,同學們都非常歡愉。


正當我們興致勃勃地魚貫入場,驀然,一把聲音在我耳邊響起:「你,到這邊來!」我猛然一翹首,那「風紀」名牌在我眼前一揚,我像被鎖上手銬,帶到那一手握著一大疊學生證,另一手疾書著犯人名字的「青天大老爺」——風紀隊長處。


我一臉的茫然,腦海媮晹b思索著剛才那被逮捕的一幕,不知如何是何。我結結巴巴地問道:「我……我犯了事嗎?」


那風紀隊長?起眼睛,慢慢地把我從頭到腳細細打量一番。我像一絲不掛地暴露在她尖銳的目光下,我的臉唰地紅了。我似乎還聽到身後的同學在竊竊私語:「甚麼?她也犯了規?」


風紀隊長的目光最後落在我的運動鞋上,冷冷地說:「這樣的鞋子也能穿回學校嗎?」


我詫異的張開了口:「不……不能嗎?」


她指著運動鞋上的一條灰白色、不甚起眼的條子,冷冷地說:「把學生證拿出來!」


我像被判了死刑,呆呆的站在那堙A把學生證奉上。接著,她揮了揮手,示意我離開。在我轉身之際,一句如雷電般的話打擊著我:「用不著穿這樣的運動鞋來炫耀!」


天啊!我穿了四年的白色運動鞋竟然落得一個炫耀的罪名!我四年來的循規蹈矩竟然就這樣蒙上一個不能磨滅的汙點!如此的誤會、如此的委屈,那被誤解了的感覺在我的腦海奡坐坐ㄔh,久久不能平息。早上的歡愉沒有了,取而代之的是無法解脫的委屈,如千斤鐵般,愈墜愈深,一直沈到心底堨h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