蔡熹儀 中二甲

我的鄰座

九月一日,中二學年新的開始。我懷 蚇鳥蘆漱葑■騅i校門,尋找茪中G甲的教室。途經很多老地方,如「金魚缸」等地,充滿蚇豸褶P。一走進教室,談話聲、喧嘩聲、大笑聲一湧而上,數十張素未謀面的笑臉,頓時令我害怕得想要逃走。最後,我還是找個位置坐下了。

教師處理好繁多的班務後,給我們分配座位,從矮至高排列起來。我被分配與來自中一戊班的呂浩晴坐在一起。我當時並不喜歡這個安排,我跟她根本不認識。第一天她自 與前面的同學談天,我也就跟別人聊天,沒有理會她了。

開始上課的日子,我跟她互動多了。此時我才開始留意她。她有茷臚l臉,圓圓的臉蛋配蚑G長的下巴,聲音柔和。她可是一個十分害羞的女孩,每逢回答教師問題時,臉蛋會慢慢發熱,最後整個紅起來,猶如兩朵大紅花貼在臉上一般。

我跟呂浩晴真正的話題,是從課外讀物《半生緣》開始。她好像對它的內容大要很有興趣似的,所以我就跟她分享此書及我對內容情節的觀感。她又告訴我日本電影特別之處,就好像是個博士般滿腹經綸,從此我們就無所不談。

 

她很喜歡體育與家政,每逢體育課都活力十足,玩起手球來都能媲美教師。她的家政檔案更是令我害羞得無地自容,她做起事來總是一絲不苟。不過,最令我佩服得五體投地的,是她的普通話口語能力。她朗讀起教本中的篇章時,吐字清晰正確,抑揚頓挫的朗誦,令我禁不住鼓掌起來。我們的友誼就像積木般慢慢堆砌起基礎。

她是白社的成員,負責第一輪的壁報板佈置,由於時間較趕急,所以白社成員總要在課前及課後趕工。她每天差不多是最早回校的學生,每天我踏進教室,總見她站在椅子上釘壁報。她經常問我,怎樣才可以改善,她聽了建議後又皺起眉頭若有所思。她認為使用「大頭釘」比鐵釘效果更加美觀,就二話不說的到其他班去借,東奔西走,最後垂頭喪氣的跑回來。她上氣不接下氣的解釋借不到「大頭釘」的原因,語氣滲茪漯飽A卻令我非常感動,她重情義的性格更是表露無遺。

多虧有她,我才能夠認識更多的同學,使我對中二甲這一班,少了一份像開課第一天的恐懼。我很慶幸有這麼一個樂觀、重情義的鄰座。

 

回上頁